• 挣钱不易 “褴褛王”日子欠好过

    废轮胎

      “收破烂啦……”“谁家有旧书旧报、塑料瓶啤酒瓶、旧电视洗衣机卖啊……”这耳熟能详的废品回收的吆喝声,曾经意味着“低门槛高收入”,其行业特色是“手提秤杆杆,身背蛇皮袋,外表看着差,存款一沓沓”。如今却是风光不再,呈现出“家里废品无人收,收购废品不挣钱”的尴尬局面。

    挣钱不易 “褴褛王”日子欠好过

      “收破烂啦”“谁家有旧书旧报、塑料瓶啤酒瓶、旧电视洗衣机卖啊”这耳熟能详的废品回收的吆喝声,曾经意味着“低门槛高收入”,其行业特色是“手提秤杆杆,身背蛇皮袋,外表看着差,存款一沓沓”。如今却是风光不再,呈现出“家里废品无人收,收购废品不挣钱”的尴尬局面。

      一位多年从事收旧行业的商贩告诉记者,前几年价格好时,每个月收入在1万元以上,有人办废品收购站,每年能挣二三十万元,有不少人靠在城里走街串巷收破烂,在老家盖起了房子,可现在蹬着三轮收破烂的小贩,每月能挣3000元左右,帮人运送货物、搬家成了其“第二职业”。

      专家认为,废品收购行业跌至低谷,是受市场大环境的影响,短时间内难以回升。对于市民来说,在废品回收市场低迷的情况下,可将废品运送到废品收购站,减去中间环节,卖个相对好点的价位,而对于收破烂的人来讲,既可坚守等待市场回暖,也可选择别的生意。

      “积攒了一年的废品,才卖了30元,就这收废品的小伙子还嫌路远爬楼梯不愿上门收购,以后再不攒废品了,索性当垃圾扔了,省得麻烦。”家住西安东关南街60多岁的张师傅,平时生活非常节俭,家里的旧报纸、饮料瓶、啤酒瓶、烂纸箱、塑料袋他都收集起来,卖给“收破烂的”换个酱油醋和萝卜青菜钱,有时出门散步看到路边丢弃的瓶子、旧报纸、广告单他还会捡拾回家堆放起来,为此没少落老伴和孩子的埋怨,但他本人却乐此不疲。不过,近几年他发现卖破烂的价格越来越低,而收破烂的变得越来越挑剔,过去很“热销”的啤酒瓶、矿泉水瓶、饮料瓶、包装箱往往遭到冷遇,唯独对旧家电和废铜烂铁保持一定的热情

      对于收旧行业的“冷遇”,不仅张师傅难以接受,记者采访发现有许多市民也感到迷惑不解。家住西安东郊的杨先生乔迁新居,家里的旧电视、旧冰箱和洗衣机都用过10年以上,变得老化过时,他找了附近一个废品收购站的过来商谈回收价格,可是那个中年老板看后,说旧电视机收购价20元,全自动洗衣机收购价30元,冰箱出价40元,而且是一口价。杨先生嫌出价太低,随后又找了一个收破烂的小贩,没想到出价更低。“罢了罢了”,杨先生索性到劳务市场叫了几个民工,把这些旧家电打包“送给”他们,但前提条件是让他们把房间的垃圾运到垃圾场并把卫生打扫干净。

      “把废品扔了觉得可惜,可是卖给收废品的卖不上价,放在家里占地方又不卫生,真让人觉得闹心。”这就是一些市民对废旧品买卖的纠结心态。更有甚者,家住西安土门的刘女士打算把积攒的废旧物品卖掉,可收废品的师傅挑挑拣拣,将旧电脑、书本、报纸、纸箱、塑料瓶拿了出来,剩下的婴儿车、奶瓶、小孩玩具、旧衣服等都不收。刘女士说:“这么多东西有的还是半新的还能用,你好歹给几个钱。”不料,收废品的却说:“按说我帮你收拾垃圾,你应该给我钱。这次好歹收了你不少废品,就帮你把这些东西搬走处理掉。”他反倒落了一个人情。

      近日,记者走访西安废品收购市场了解到,废品回收价格持续走低。报纸回收价格在0.6元/公斤,塑料0.8元/公斤,塑料瓶3分/个,厚铁皮0.8元/公斤,薄铁皮0.3元/公斤,旧电视的回收价格在20元左右,手提电脑回收价30元。

      面对废品收购低廉的价格,呈现出收购方不愿意收,市民不情愿卖的尴尬局面,而一些市民将废旧物品当垃圾一样处理,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。

      头戴破草帽,脚蹬三轮车,身穿破旧衣服,手提秤杆蛇皮袋,一路吆喝收破烂这就是收废品的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。“低门槛高收入”,“外表看着差,存款一沓沓”这是人们对废品收购人员的客观评价。

      昔日,在西安城里靠收破烂收废旧品,在老家盖洋房,买高档家电,供给孩子上大学的事例比比皆是,但如今却如昨日黄花。8月15日上午,记者在东关南街采访时,无意中发现六七个收废品的人,没有生意可做,在三轮车上支块三合板,玩起了麻将。附近开商店卖烟酒的老板说,“现在收破烂生意难做,这伙人有时一天也收不了多少东西,天热了在这打麻将,到了下午天凉了,到小区门口吆喝着收破烂,一天平均能挣六七十元就很不错啦。”

      在西安东门鸡市拐一带收废品的“老王头”,是河南洛阳人,他在西安收废品已经20多年了。他告诉记者,从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7年,是这个行当的高峰期,那会废纸收购价一公斤1.30元,一个啤酒瓶收购价0.2元,一个塑料瓶收购价0.12元,至于铜和铁的收购价也都非常好,当时他每个月收入都在70001万元,他的一个老乡在西安办了一个废品收购站一年收入近30万元,短短三年时间家里就盖起了三层楼房,还买上了小轿车。看收旧市场不错,“老王头”把自己的弟弟、妹妹都带到西安做废品收购生意,租住在韩森寨二村,一家人赚了不少钱。但到了2009年以后,生意一年不如一年,弟弟回老家种植大棚菜,妹妹和妹夫也不干了,前年开始在网上开网店,都改行做别的营生了,就他一人还在坚守。

      “老王头”告诉记者,其实收生活废品并不挣钱,只能是薄利多收,真正赚钱的是收旧家电旧家具,有的稍微修饰加工,就能出手转卖。他最好的“收成”,是2013年,韩森寨整体拆迁,他靠收旧家电旧家具,不到半年时间就挣了8万多元,“以后再也没有这种机会啦,现在每个月能挣3000元就很不错啦。”他很是无奈地说。

      据不完全统计,最高峰期西安有废品收购站1200多家,但由于近年来废旧品收购市场低迷萎缩,仅2013年上半年,就有150家退出了市场。目前虽无最新的数据统计,但据业内人士说,已经有不少人退出市场,改做别的生意。

      据记者了解,目前在西安从事废旧物品收购的,大多是35岁至58岁的中老年人,一般都是小学或初中文化,大多来自农村,家境贫穷,靠“收破烂”,维持生计。面对低迷的市场,他们想改行另谋出路,但是没有文化,年龄偏大,只能抱着“挣一点算一点”的心态,苦熬硬撑等待市场回暖。

      面对市民抱怨废品回收价格低,废品收购人员和废品回收站不愿意收购,在鸡市拐多年从事废品收购的“老王头”扳着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啤酒瓶收购价从原来的0.2元,降到0.080.10元;塑料瓶从0.1元降到0.05元,再降到0.03元;废旧报纸也从以前的1.3元降到现在的0.6元一公斤;废铁最高的时候可以达到1.4元,现在降到0.7元。

      “老王头”说:“市民嫌我们收破烂太挑剔,可是废品价格下跌我们赚的钱比过去少了很多,我们收下的东西卖给回收站也挣不了几个钱,你说谁愿意做赔本的买卖?”

      “过去2500元/吨的废旧钢材,现在已经跌到了1600元1800元/吨,铜价也从6万/吨跌到了4万/吨。现年的废品回收生意难做得很,收10公斤报纸的利润也就2元钱。回收中利润最大的就是旧电视,一个能赚10元钱。”自强东路一家废品回收站老板告诉记者。

      据业内人士分析,废品回收是一个薄利多收以量取胜的行业,因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,目前已经进入“微利时代”。西安市民家中的可回收废品大多通过四条途径被回收:一是收废品的小贩上门收购;二是市民把积攒的废旧物品直接卖到回收站;三是倒入小区垃圾桶后被拾荒者回收分类集中出售;四是在狄寨原江村沟垃圾填埋场被拾荒者最后挑拣分类。由于市民卖给回收站废品数量有限,利润太薄,再加上成本上涨等因素,影响了回收出售的积极性。但是在垃圾填埋场,所有的废旧物品都能被拾荒者回收,在市区没有回收的物品,在这里会被大量回收,只不过变换了一种形式。

      按照行业流程,废品回收站从废品收购的小贩和市民那里收回废品,然后经过分类整理后把废品卖到相关的工厂加工处理。由于近年来,生产不景气,与废品相关的一些企业对原材料的需求减少,废旧物品销售市场萎缩、低迷,从而导致废品回收价格不断下跌。另一方面,现在的物价上涨,收废旧品人员吃饭、租房等成本加大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      针对西安废品市场出现的“供需矛盾”,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郑升旭教授分析说,任何市场的兴旺或者低迷,都与供求关系相关,在废品收购市场上,收购方所支付的价格与其收购废品的品种、价位,取决于废品收购厂家的需求和生产成本。这是一个连锁反应。当前,废品价格低或者无人愿意收购,根本原因在于其“总出路”废品加工企业的需求大小。比如,该企业技术提高了,成本降低了,市场对其收购加工的产品需求量增大,那么,废品收购的价格就可能提高,其收购的废旧物品的种类也会增加。一旦其缩小生产规模,压低废旧品的回收价格,那么,作为其上游的废品收购站、收购人员就会跟风压低,甚至放弃某些废旧品的收购。从宏观上讲,废品收购无论是高峰还是低谷,主要取决于经济的发展形势和大的环境,市场需求才是改变现状的唯一因素。

      郑教授认为,对于市民来说,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,可将废品运送到废品收购站,减去中间环节,卖个相对好点的价位,而对于收废旧品的人来讲,既可坚守,等待市场回暖,也可选择别的生意。

   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挣钱不易 “褴褛王”日子欠好过 废轮胎

    2019-11-01 21:48